按摩知识返回

我一直对那些能从笔端流淌出诗行的人无限钦羡

作者:上海上门服务安全放心体验 更新时间:2020-04-12

这位朋友就是我在《问候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》中说到的那位十多年前的同事芳,想不到的是,芳已经是小有名气的诗人了,她现在是一家诗社的指导老师,有网友甚至称其为“诗仙”。虽然没想到,但我得知这样的消息却并不意外,因为芳本来就应该是诗人。她有诗人的才华,也有诗人的气质。
 
我最了解芳,也最不了解芳。当年芳来我们单位应聘,第一时间我就力主录用她,她飞扬的才情,明媚但又有些忧郁的气质,很快就征服了我。我是武二郎开店,希望进来的都是高人。我也常常为此自豪,不时在心底也在其他同事面前夸耀一下自己的慧眼识人。当然更多的是遗憾,芳只和我们做了很短时间的同事就离开了,一别就是十多年,杳无音讯。即便同事的时间很短,即便长时间没有联系,但只要提起芳,我的第一印象仍然觉得她就是诗人。其实,我只知道芳来自那个叫做东方小巴黎的冰城,至于她的身世、经历,以及别后的种种际遇,我全然不知,也从来没想过要去问她,或许她也就压根儿没想起要告诉我。所以,我对芳也谈不上有多少了解,估计她对我也是如此。但芳仍然是理解我的(我在《问候》一文已经说过了),所以,她托人给我捎来了她的诗集,我也因此收获了一份温馨与感动。
 
我以前隐隐有一种担忧,怕纷乱的红尘埋没了芳的诗心,怕喧嚣的俗世过滤了芳的才情。现在我可以释怀了,芳在诗的园地里继续她的梦幻,挥洒她的情思,演绎她的精彩,绽放她的瑰丽……无论快乐还是忧伤,无论长啸还是低吟,无论酣畅淋漓还是缠绵悱恻,灵魂有了寄托,心就不再漂泊。
 
在各式各样的文人里,我最敬畏的是诗人——那些没获过“鲁迅诗歌奖”的真正的诗人,因为我完全不懂诗,所以我一直对那些能从笔端流淌出诗行的人无限钦羡。芳送给我的诗,我也未必都能读明白,但我仍然为芳的皈依而高兴,尽管我还在流浪。